呼吸道的渣

可能退博养轮胎的瓣瓣

从出生后 在妈妈眼里我就是个白色的闷瓜 我早早就知道童年所有的课外或者课内一切有人的地方 妈妈就把我往里送 妈妈还会费心的交代所有的小朋友一遍 你们玩耍要叫上她哦 再和我交代 甭总是一个人 再和老师交代 我们孩子不爱说话 要多注意注意她 然后给老师好处

二十年了 我一直都是视而不见 听而不闻 

开始装作话多爱笑 已经初中了 情窦初开 班级乱糟糟  好想全部人都没有见识 天是格外低 是非主流横行的年代 我还是觉得我和妖艳货色不一样 因为我钟情不喧闹的唯美主义 初中时妈妈已经不逼迫我带项链或者手链 我竟然有种数年不洗澡后搓掉很多灰的如释重负感

评论

© 呼吸道的渣 | Powered by LOFTER