呼吸道的渣

可能退博养轮胎的瓣瓣

就在上一次的故事里
就在抱到我燥热时里
他换了个姿势,
和我一样仰躺,
两个人仰躺,
不言一语。
他在我左边.把他的大右手凑过来.与我的左手十指紧扣


左右两个人仰躺


这时我显然被他带入了.所以介于我们以后的关系里.我不得不把我的右腿时不时的打着二拍.打着二拍.努力让他看起来.这时的我没有发现两者有多美好

评论
热度(1)

© 呼吸道的渣 | Powered by LOFTER